2018年05月23日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在线投稿
热门来稿
当前位置: 首页 > 在线投稿 > 投稿选登

人间第一情

2017-01-10  来源:青岛养老服务网  浏览次数:677  显示:特大  正常

这时一个真实的故事。五年来,梅梅和她的家人一起悉心照料着身患重病的奶奶,在近两千个日日夜夜里,有泪水,也有欣慰,她们一家人用真心挥洒出一片无比珍贵的爱——人间第一情!下面请允许我用梅梅的口吻来讲述这个家庭发生的故事。
 
一、五年前,奶奶病了
 
在我上初二的那年,奶奶病了,其实已经病得很严重了。我只知道奶奶是脑部的疾病,全身的神经已逐渐开始麻痹萎缩。在住院期间,病危通知下了一次又一次,而奶奶却一次又一次顽强地活了下来。奶奶的病情每况愈下,先是大小便失禁,后来是不会说话,再后来是腿脚不能动,偶尔动一下胳膊对于奶奶来说都是很艰难的事,只有喂水、喂饭的时候,嘴只能张开很细的一条缝;目光呆呆的似看非看地注视着一个方向。医生也无能为力,但也无可奈何。这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牵动了全家人的心。
不久,奶奶出院了。不是因为痊愈,而是由于针药对奶奶已经不起作用了。出院时,二叔执意不用担架,不坐电梯,他要亲自背着奶奶下楼。他眼里噙着泪,回过头来对奶奶说:”妈,您的病全好了,咱们回家了。”妈妈哭了,爸爸也哭了。我多么希望二叔的话,奶奶能够听到,奶奶微闭着眼睛,像是瘫在二叔的背上显得特别的疲劳。全家人的心情都很沉重,可不管怎么说,奶奶是同我们一起回来的,这对全家人来说也真算是一个莫大的安慰。
 
 二、奶奶尽享人间亲情
 
经过了炎热而又漫长的夏天,爸爸的“将军肚”没有了,身上的每一件衣服都像是穿别人的,妈妈脸上那时隐时现的皱纹,如今也彻底明朗化了。只有奶奶却依然如故。
几个月之后,给奶奶喂水、喂饭都是定时定量,时间一长,大小便也慢慢地有了规律,不像刚出院那阵子,弄的一家人手忙脚乱。为了避免出现意外,爸爸和叔叔们轮流值夜班,陪伴着奶奶,按时给奶奶喂点水,换换尿布。白天,我和姐姐还有妈妈,谁有空谁就陪在奶奶身边,跟奶奶说说话,我们都坚信,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奶奶都能够听到。
奶奶出院了,爸爸、妈妈忙里忙外整天闲不住。我放学后,做完功课,便在一旁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夏天,天热,电风扇的风太硬,我便用扇子给奶奶轻轻地扇着风,也驱赶着蚊蝇。妈妈给奶奶擦洗身子,我在一旁换着水、搓洗毛巾、倒污水,然后,再给奶奶擦抹痱子粉,梳梳头。有的时候,给奶奶剪剪指甲,按摩上下肢关节部位,以免长时间不动,血液不流通。到了冬天,不论白天还是夜晚都给奶奶用热水袋暖着被窝。太阳好的日子,就把奶奶的被子和褥子拿到太阳下,去潮消毒。这些成套的程序,几年来都已习以为常。
十五六岁,正是在爸爸妈妈的呵护下,在爷爷奶奶的溺爱下,整天蹦蹦跳跳无忧无虑的年龄。而我却过早地步入了整天忙忙碌碌的成年人的行列。什么春游、看电影,上卡拉ok,听港台歌星的歌曲,甚至在院子里跳跳橡皮筋,几乎都很少参加。这些娱乐活动,仿佛离我都那么遥远。技校毕业后,参加了工作,我仍然一如既往地照料着奶奶。几年来我从没有后悔过,也没有埋怨过。为奶奶做任何事我都觉得特别高兴。因为一个人去接受别人的爱是激动的,而当你去奉献爱的时候,那将是幸福的。更何况我和姐姐小时候可都是奶奶一手带大的。
 
三、奶奶流泪了
 
奶奶的六十八岁生日到了,叔叔和婶婶们带着孩子都来了。尽管全家人都特别高兴,但却没有那份喜气洋洋的热烈气氛。为了让奶奶亲眼看到她的生日蜡烛是如何点燃又是如何吹灭的。二叔特意借来一辆特制的轮椅,让奶奶半躺着,上半身偎依在我妈妈的怀里。爸爸示意让大家端起酒杯,轻声地说:“来,让我们一起祝咱妈生日快乐!健——康!长——寿!”说完一口喝干了这杯喜庆的苦酒。二叔走到奶奶跟前,拉起她的手,苦苦地问道:“妈,我们在给您老人家祝寿,您知道吗?要是您看到了,或是听到了,您不会说,点点头也行啊!妈,我求求您了。”二叔哭了、全家人都哭了。而奶奶却没有丝毫的反应。过了一会儿,我发现奶奶的视线移动了一下,缓缓地眨了两下眼睛,好像在看二叔,又好像谁也没看,可始终没有点头,也没有任何反应的迹象。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奶奶没有能力说话,也没有能力点头,她刚才的眨眼分明是在告诉我们,她知道我们在为她过生日。
这时,我突然发现,从奶奶的眼角流出了晶莹的泪珠。我惊喜的大声喊道:“快看,奶奶流泪了。”全家人几乎同时拥上前,无不激动不已。妈妈掏出手绢要给奶奶擦泪。爸爸急忙摆摆手说:“不要擦,就让她尽情地流吧!”此刻,屋里很静,就连平时总是吵闹不停地孩子们也都乖乖地不做声。奶奶的脸很瘦,几乎是皮包骨头,脸上的皱纹深而密,也很有棱角,眼泪缓缓地流着,每到皱纹处便稍等片刻,然后一下子越过皱纹,再向下蜿蜒地流淌着。此时,我觉得奶奶脸上的泪流,就像是一条河。从外观看,它是世界上最短、最狭窄、最曲折的一条河流,但从它内在的意义上讲,它又是一条思想的河流,情感的河流,更是一条语言的河流。她无声地表达着一个特殊的病人对人生的渴望和对儿女亲人的感激之情。
 
 四、但愿会出现奇迹
 
转眼间,五年过去了。全家人好像都已经习惯了,只要回到家就要到奶奶屋里去看一看。哪怕只是看一眼,心里也就踏实了。我们谁都不会忘记,奶奶六十八岁生日时流泪的情景,都盼望着有那么一天会出现奇迹。然而,一年又一年地过去了,那令人遐想的奢望愈发显得渺茫。不过,哪怕有一线希望,我们也会努力争取的。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然而,五年来,爸爸、妈妈和叔叔婶婶们却始终如初。他们像对待一个正常的病人一样,穿的、用的总是买最适合奶奶的,给奶奶洗脸、梳头,擦身子,都是从不间断的事,各种偏方也用了不计其数。爸爸说过,即便是借钱,我们也要给奶奶试一试。一旦有一天你奶奶“走”了,我们也不会后悔,因为我们努力过,问心也无愧。
五年来,父辈们让我懂得,也感受到了人世间不仅有友情、爱情、还有最珍贵的、任何关系都不能替代的亲情!也许,我们再也看不到奶奶的笑脸,再也听不到奶奶的声音,甚至再也看不到奶奶流泪的样子。但是我相信,奶奶一定能够感受到,全家人对她的爱。尽管奶奶病了那么久,甚至病的全无知觉。但是,奶奶是幸福的,她在无声无息地享受着另一种天伦之乐。
假如奶奶的病永远治不好,我们也愿意就这样,陪伴奶奶直到永远。
 
李沧区社会福利院:董善江
                                                                   写于 2017年1月10日 

 


分享:
主办机构:青岛市养老服务协会 Copyright © 2012-2018 青岛市养老服务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