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20日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关注

老年公寓内92岁老人被护理员打伤 涉事护理员被行政拘留10日

2018-08-03  来源:解放网  浏览次数:468  显示:特大  正常

  

春天花园老人公寓5楼的这处公共活动大厅即为事发场所/晨报记者 张佳琪

  因为股骨头坏死,92岁的罗老伯住进了浦东新区的春天家园老年公寓。7月19日下午,坐在轮椅上的罗老伯因为挡道,与54岁的护理员徐某发生口角,进而升级为肢体冲突,罗老伯被对方用吃饭的勺子打得头破血流。

  事发后,老年公寓只是让自己的医务人员帮罗老伯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既不让他报警,也没有送他去医院包扎,甚至还不让他打电话告诉家人。而第二天到访的罗老伯的儿子才发现:“最严重的口子有1厘米左右,而且蛮深的,头顶还有六七个被敲击的痕迹。”

  昨天,记者获悉,浦东警方此前已对涉事护理员处以行拘10日、罚款500元的处罚,并要求该院向老人和家属道歉。

  被打老人:

  遭粗鲁对待欲理论而被打

  罗老伯今年92岁,四年前,因为股骨头坏死,一直卧床不起。考虑到儿女都忙于工作,又没有专业的护理知识,最终他决定“住”到家附近的春天家园老年公寓,由专业的护理员照料生活起居。

  几乎每隔一天,罗老伯的小儿子都会来老年公寓看望他,女儿、外孙女、孙女等也是一有空就来看望他。四年来,罗老伯在老年公寓的生活过得还算可以。

  7月19日下午4时30分左右,吃完晚饭的罗老伯离开了饭桌,将轮椅停在了五楼饭厅的过道上。

  这时,一名身穿红衣服的护理员看到有人“挡”在路中间,“非常粗鲁地一把将我的轮椅推开”,罗老伯连人带轮椅顺势撞到了一旁的饭桌上。“那个护理员说我占着这个地方了,让我滚,让我移开。”罗老伯说,那名护理员当时不仅推了他,还非常凶地呵斥他。

  这一推一骂,令罗老伯感觉有些“光火”,他自己用手转动轮椅的轮子,移动上前和那名护理员理论,并发生了一些冲突。移动时,罗老伯的拖鞋掉到了地上,那名护理员便拿起拖鞋打罗老伯的脚。这一打,罗老伯更加生气了,推着轮椅就要上去和护理员理论。

  看罗老伯冲了过来,护理员拿起饭桌上吃饭的饭勺,对着罗老伯头部一顿猛敲。“她(护理员)一边打我还一边说,‘让你凶,我打死你’。”罗老伯说,“然后我头上就有血流了下来,流了很多,衣服上全是,也有流到嘴巴里的,后来还吐出来一大口血。”

  被打流血后,罗老伯便自己移动轮椅,准备去电梯,想要去报警,却被老年公寓的副院长拦下了:“副院长一直跟我说‘内部解决’,后来我就被他们从电梯拉出来,去处理伤口了。”

  罗老伯说,最终,他们只是让公寓的医务人员帮自己处理了一下伤口,既不让他报警,也没有送他去医院包扎,甚至还不让他打电话告诉自己的家人。从那天起,罗老伯就对住在老年公寓充满了恐惧,“有阴影了”。

  老人亲属:

  院方开始配合之后冷漠

  7月20日下午5点左右,罗老伯的儿子像往常一样来到老年公寓看望他,见到父亲头上包着一块纱布,罗先生问清楚缘由后,既担心又气愤,赶忙跑到院长办公室找徐院长。徐院长安抚罗先生说,罗老伯前一天和护理员发生了口角,头上只是一点擦伤,老年公寓的医务人员也做过处理了,问题不大。

  虽然徐院长说并无大碍,但罗先生还是不放心,立马拨打了110报警,并电话通知姐姐、妹妹、外甥一行10人来到公寓。在派出所民警的陪同下,老年公寓的工作人员揭开了罗老伯头上的纱布。

  看到父亲头顶的伤口后,罗先生很是震惊,这绝不是院方所讲的“一点点擦伤”那么简单。“最严重的口子有1厘米左右,而且蛮深的,头顶还有六七个被敲击的痕迹。”随后,罗先生向记者展示了当时拍摄的照片,确实如其所讲。

  罗先生说,当天到了派出所之后,院方态度很好,答应第二天安排老人到医院体检,并向罗先生请求,因为第二天院里有检查,让他们第三天再来协商后续处理事项。

  7月21日,罗先生和一名老年公寓的工作人员陪同罗老伯前往医院检查,医院诊断为头部外伤、头部挫伤,有迟发型颅内出血可能,同时,罗老伯还说自己有头晕、脚麻等症状。

  22日上午,台风“安比”登陆上海,罗先生和他的姐姐、妹妹一行三人冒着风雨,还是按照原先的约定来到老年公寓,准备和院方商讨处理方案。

  “哪知道徐院长理都不理我们了,让我们随便怎么办,走法律程序就陪着我们。”罗先生回忆起当天在老年公寓“受脸色”的情形,他和家人都感到非常气愤,“派出所里态度很好,出了派出所,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翻脸不认人了”。最终,双方不欢而散。

  22日下午,罗先生接到老年公寓的电话,徐院长答应给他看罗老伯被打时的监控录像,但要求罗先生只能自己一个人来看录像。罗先生只身一人前往,一看录像,年近60岁的他被气得差点犯高血压:录像里,罗老伯被护理员殴打的画面清晰可见,父亲被打得满脸是血。

  更令他气愤的是,父亲当时被打得血流满面,当时不止一名护理员在场,工作人员却向看笑话一样,竟没有一人出面制止。事后,院方既未安排送医,还不允许老人报警,甚至通知家人。

  23日,罗先生一家再次报警,希望通过司法途径解决这一问题。东明路派出所给双方做了笔录,并开具了验伤通知书。

  最新进展

  民政局:对存在问题责令限期整改

  昨天,晨报记者从浦东新区民政局获悉,春天家园老年公寓护理员殴打住院老人事件发生后,浦东新区民政局主要领导即带队前往调查并现场办公,第一时间了解情况,及时处理:

  一是明确对该院护理员殴打老人事件采取“零容忍”态度,对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殴打老人行为将依据《养老机构管理办法》、《上海市养老机构条例》等法规和文件,依法严肃处理;

  二是对该院的内部管理和为老服务情况进行全面检查,对存在的问题责令限期整改,确保住养老人的合法权益;

  三是责成该院向老人和家属正式道歉,并做好后续相关工作;

  四是针对护理员的殴打老人行为,要求该院对涉事护理员进行处理。

  浦东新区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表示,接下来将以此为戒,举一反三,结合养老机构服务质量建设专项行动,在全区机构中开展服务质量检查和专题教育,加强护理员队伍的教育警示工作,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昨天,记者还获悉,浦东警方此前已对涉事护理员处以行拘10日、罚款500元的处罚,并要求该院向老人和家属道歉。

  记者探访

  护理员5分钟不到完成喂饭

  7月25日,记者以探访亲友的名义来到了这家老年公寓。这是一栋六层楼高的绿色建筑,一楼是值班办公室,二楼是院长和医务人员值班室,三楼到六楼是老人住的房间。每间房住着六名老人,由一名护理员负责看护照顾。

  当天正值晚饭时间,与事发当日监控录像所呈现的画面相似,罗老伯所住五楼的饭厅里,七八个老人围坐在饭桌上吃饭,每人一份饭配一份菜,房间的电视里正放着新闻。

  几个身穿红衣的护理人员在饭厅走动。因为开着空调,这里门窗紧闭,空气中弥漫着饭菜的味道和一股异味。除了饭厅以外,另一些吃饭无法自理的老人或残疾人依然呆在房间里,他们吃饭需要护理员亲自来喂。记者注意到,一名男护理员不到5分钟就完成了对一名老人喂饭的工作。

  随后,记者又来到老年公寓四楼,一位老人告诉记者,自己刚搬到四楼来住,原来就住在五楼打人护理员看护的那间房里:“那个护理员很凶的,凶得我受不了,副院长也知道我受不了把我调到四楼了。”据该老人描述,那名护理员会经常“欺负”她,“小便也要被凶,洗澡也要被骂,倒杯水还要被骂。而且,洗澡莲蓬头也不准我用”。

  当记者想向一名正在扫地的人了解相关情况时,被一名护理员喝止了,对方警告扫地者,“不关你的事,你不要多嘴”。

  当记者来到三楼时,四名护理员正在饭厅吃饭。说起老人被打一事,她们都认为护理员打人确实做得不对。“我们(护理员)和老人发生摩擦很正常的。”一名护理员说,“不过她(打人护理员)做得是太过火了,打人肯定是不对的。”

  公寓回应

  养老院肯定有管理责任

  罗先生将父亲在老年公寓被打的事情曝光后,打人的护理员徐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辩解:“我打他的脚是跟他玩的,不是跟他来真的,这是我的错,我知道,我打老人是不对的。我叫他放手,他不放,我手上有个调羹,就这么长,我气得忘记了,就往头上(敲)去了。实际上,我并不是想打他头,(而是)想打他的手。”

  “她是对着(轮椅)的踏板打的,并不是打老人的脚,吓吓他,叫他走开,我觉得这不是打。”老年公寓相关负责人包女士解释说:“(后来)用自己吃饭用的调羹,大概碰了一下头。打到头上,大概血流下来了,就是吃相难看,你看头上伤没有什么的。”

  更令人奇怪的是,有媒体报道称,对于罗先生曝光父亲在老年公寓遭护理员殴打一事,老年公寓方面曾表示要“反诉老人性侵护理员”。

  7月28日,晨报记者再次来到春天家园老年公寓核实此事,院长助理赵女士表示,院方“从没有说过要告老人性侵”:“我们暂时不去做过多的解释,(因为)护理员和老人发生肢体纠纷,我们养老院肯定是存在管理方面的责任的。”

    作者:荣思嘉 选稿:田雨霖


分享:
主办机构:青岛市养老服务协会 Copyright © 2012-2018 青岛市养老服务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