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20日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院所资讯 > 社会工作

“康复益智”小组活动点亮桑榆人生

2018-11-08  来源:青岛养老服务网  浏览次数:268  显示:特大  正常

“康复益智”小组活动点亮桑榆人生.jpg

一、背景理念

青岛福彩养老院的爱心护理院,目前由不能自理、半自理老人共计140多人,这140多人中大部分是患有脑血栓、脑梗、帕金森、小脑萎缩、阿尔茨海默氏症这几种常见的老年病,这些老人中大部分人都是坐在轮椅上,或者半身不遂或者说话困难,加上很多老年人耳朵也不太好。老人们身体机能的衰退受损和语言思维能力迟钝,以及认知上的错误(很多老人认为自己是子女的负担)导致很多老人变得孤独、恐惧、自卑、消沉、抑郁、绝望,不愿意跟其他人交流,不愿意过多活动,生活质量降低,平时养老院会在衣食住行和医疗上提供良好的照顾,但并不能满足他们其他方面的需求。而老年人的需求具有多样性,既有生理性的,又有社会性的;既有物质的,又有精神的。美国著名的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把人的各种需求归纳为五个层次,这就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尊重需求、归属与爱的需求和自我实现的需求。不能自理老年人也有这五个层次的需求。养老院的生活能够完全满足老人们生理、安全、尊重需求,但是却不能很好地满足归属于爱和自我实现的高层次需求,这就很大程度上降低了老人的生命质量。

为了满足老人们更高层次的需求,也为了让这些不能自理的老人的生活多一些乐趣,让他们看到生活的希望,青岛福彩养老院的社工组织开展了“动手动脑我快乐”小组活动,通过每周开展1-2次动手结合动脑的小组活动,满足老人爱和归属、自我实现的需要,延缓他们身体机能的衰老,减慢语言思维能力的退化速度,进一步提高他们的生命质量。

二、需求分析

爱心护理院院内老人大多数都是完全不能自理的卧床老人,也有一些半自理老人,或下肢不能活动,需要坐轮椅;或脑血栓导致语言神经受损不能讲话;能坐在轮椅上自己吃饭的老人,在每日吃三餐时,会被推到大厅的餐桌上一起吃饭,老人之间基本没有交流,吃完饭后个别老人会自愿在大厅看会电视,其余的则被推回房间,家属经常来的还可以由家属陪同说话聊天,了解时下社会上发生的事情,家属不常来的老人则有可能一整天都不说一句话。护理人员只有在闲暇之余会跟老人说说话,时间也是很有限。单调乏味的生活,让原本衰老的身体和语言思维能力进一步的下滑,加快衰老速度。社工希望通过一系列小组活动,丰富老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让老人们的大脑和肢体都能活动起来,一方面改变这种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方式,打发无聊的时光。另一方面通过这些活动,让这些有共同需要的小组成员之间增加熟识度,进而增加交流机会,成为彼此的社会支持系统,激发他们的潜能,增加老人的生活乐趣,提升对生活的希望,延缓院内不能自理老人衰老速度,提升老人的生命质量。

三、理论基础

(一)社会支持网络理论

社会支持网络指的是一组个人之间的接触,通过这些接触,个人得以维持社会身份并且获得情绪支持、物质援助和服务、信息与新的社会接触。
    依据社会支持理论的观点,一个人所拥有的社会支持网络越强大,就能够越好地应对各种来自环境的挑战。个人所拥有的资源又可以分为个人资源和社会资源。个人资源包括个人的自我功能和应对能力,后者是指个人社会网络中的广度和网络中的人所能提供的社会支持功能的程度。以社会支持理论取向的社会工作,强调通过干预个人的社会网络来改变其在个人生活中的作用。特别对那些社会网络资源不足或者利用社会网络的能力不足的个体,社会工作者致力于给他们以必要的帮助,帮助他们扩大社会网络资源,提高其利用社会网络的能力。社工通过小组活动,固定时间将半自理老人聚在一起,相似的生活经历,相似的身体状况,加上相同的生活环境,会使他们彼此认同,彼此接纳,组员之间形成社会支持网络,相互之间成为其他人最好的支持力量。

增能理论

“增能”又称为“充权”,指协助弱势群体或个人排除各种主观和客观的的障碍来增强个人的能力,通过个体自身正面的经验来激发内在的动力,努力改变自己的生活。增能理论认为,个人之所以被边缘化是因为从个体方面看,个人体验到强烈的无力感并导致无法与环境交流;从环境方面看,周围环境也存在直接或间接的障碍或限制,使个人无法参与社会、发展自我。要帮助个体增能,就要打破受助者内在的负面自我定义,协助他们增强权利感,提高控制生活及未来命运的能力。因此,社工期待通过每周的动脑动手活动,一方面是老人们坚持锻炼,延缓衰老速度。另一方面增加与他人交流的机会。这两方面都会让老人重建自我价值,恢复自己控制自己生活的能力。

四、小组方案的执行

(一)小组目标

总目标:激发老人潜能,延缓组员身体机能和语言思维的衰老速度,提高他们生活质量、满足高层次需要。

过程目标:锻炼组员手脑的灵活性,建立他们在养老院的社交圈构建他们自己的朋辈群体支持系统,提高他们参与社会活动的积极性。

过程目标:A:各个老人之间能够相互认识,缓解彼此之间的陌生和拘谨,并在活动中认识到一些自己周边的老人。

B:老人之间能够相互交流,相互沟通,并与其他的老人建立相应的朋友关系,具有相同的话题可以探讨,同时对活动产生一定兴趣更加愿意参与到活动中来。

    C:在老人之间形成一种相识的家的感觉,他们能够相互了解,相互依赖,具有归属感与认同感。

D:老人身体健康,心情愉快,并且保持现有的状态,对生活充满了信心,能够重新审视现在的生活,积极的参与到力所能及的社会活动中去。

小组过程

   1、组员的招募和小组初期活动的开展

   考虑到院内老人不能自理的身体状况,社工采取在走廊张贴招募海报和到房间邀请老人参加小组活动两种方式。走廊张贴海报主要是给家属看,让他们可以在老人身体条件许可的情况下鼓励自家的老人来参加。社工作为养老院的内部的员工,每天跟随院长查房,对每位老人的情况都非常熟悉,主动到房间邀请身体状况适宜参加小组活动的老人,初次活动共招募组员10人,在之后的活动中因为老人身体等各方面的原因组员始终维持在8-11人之间。

    小组初期阶段,社工用简单的语言向老人们介绍了开展小组活动的目的和意义。利用“击鼓传球”和“猜猜我是谁”等的游戏,让组员们做自我介绍,增加熟识度,前几次小组活动每一次开始都会先进行自我介绍的小活动,通过不断的重复,让组员之间加深相互了解程度,为后期成为彼此的支持系统打好基础。同时,通过进行欢快轻松的小组活动,热身运动及益智小游戏,使组员们的身心得到放松的同时,调动其动手动脑的积极性。让其在活动中得到快乐,感受到老年生活也可以丰富多彩,并以此唤醒并强化组员们作为老年人的满足与成就感,让组员们形成一个积极的自我评价,并有一个比较好的心态。

中期小组活动

有了前几次的活动的试错和磨合,老人们与社工以及老人之间熟识度越来越高。老人们对每次的活动都会充满期待。社工通过设计数字接龙、共同完成一幅画、颜色任意变、拼图游戏等难度不等的游戏让组员们达到动手动脑的效果。在开始的一些游戏中,社工低估了组员的能力,出的题目比较简单,组员全部轻易做出来,组员们没有成就感,后来社工加大难度,并且根据每个老人的身体情况加大题目的难度,老人们经过一番努力后得出答案,每个老人都很有成就感。在大家共同完成一幅画的环节,每队组员之间通力合作共同完成创作,并且都对自己的作品非常满意,有些老人会主动向其照护者炫耀。照护者也会给老人极大的肯定,进一步强化这种成就感。活动中,社工还会鼓励几位有能力的组员发挥积极带头作用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当他们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得到社工和其他老人的赞扬的时候,又会反过来推动他们更加积极。组员王大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王大爷主要是因为心脏上的问题和手部断指住在养老院,相比其他老人,王大爷在做各种游戏的时候,他的语言表达能力和反应速度都比其他老人表现好,很多时候他也能给其他组员一些善意的帮助,这令他自己很有成就感。一次小组活动中,社工就鼓励王大爷,让他扮演领导者的角色。王大爷给大家分享了他们小时候玩的“指五官’的游戏,并由他来发号指令,由社工和其他老人一起做,可能是老人们小时候都玩过的原因,在王大爷老人喊指令时,所有老人完成的都很好。让社工很惊喜。

由于大多数组员的身体状况处于日渐下滑的原因,中期活动中名社工依然会不定期的穿插着“熟识身边人”的小游戏,防止组员们相互忘记,也为了让新加入的小组成员尽快了解的其他成员。中期活动中,社工也采取了缅怀往事的方法,小组成员共同回顾某个特定的历史阶段自己的经历,对自己的某段人生进行回顾。大家即在小组缅怀中找到认同感,又在回顾往事中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重新认识自己,肯定自己为这个社会所作出的贡献,从而肯定自己的价值,消除内心“无用”感。坦然面对自己目前的现实状况,调整自己的生活态度,让自己的未来的晚年生活,过得更加开心和有意义。

3、后期小组活动,

后期几次的小组活动,社工会把对小组活动的评估穿插在活动当中,询问小组成员对前期的小组活动的看法,请每个人分享参加活动之后自己有哪些好的变化,也请大家相互评价一下参加活动之后其他成员发生的变化。同时请一些愿意参加进来的老人家属评价一下自己家老人在参加小组活动前后的变化。社工也发表自己在每位组员身上看到的积极变化。这些积极的评论,给每位组员带来很大满足感,也增加了他们的自信。

五、小组活动成效:

社工在每次开展小组活动之后都会记录下组员们的表现。也会请每位组员分享她们的参加活动的感受,大多数组员都会积极表达他们对本次活动的感受,并对下一次的活动充满期待。

小组活动过程中,因为脑血栓的原因致使语言表达困难的苗大爷和赵阿姨、曲阿姨原来每天一句话都不说,自从参加小组活动后,也愿意跟人交流,虽然口齿不是很清晰,但也在极力表达自己。王大爷、鲁大爷多次向社工提出希望能多参加这样的活动,王阿姨虽然小脑萎缩严重但语言表达清晰,每次小组活动发言都很积极,社工每次推她出来参加活动,她都特别开心。她的积极发言常常逗的全体组员哈哈大笑,使小组的气氛顿时变得活跃起来。

“康复益智”小组活动的目标是激发老人潜能,延缓组员身体机能和语言思维的衰老速度,提高他们生活质量、满足高层次需要。通过多次的小组活动,组员们手脑的灵活性得到锻炼,对于延缓身体和心理的衰老有很大帮助。小组活动使老人之间变得越来越熟悉,一改往日彼此之间的陌生和拘谨,建立他们自己在养老院的社交圈,构建他们自己的朋辈群体支持系统,组员之间相互依赖,互相支持,彼此之间都有了有归属感与认同感。同时,小组活动让他们成为一个与周围环境有链接的人,缓解孤独感和被忽略感,让他们感受到自己是一个有价值的存在。

六、分析反思

因为是院内的老人,社工了解老人的真正需求,所以针对性的开展了本小组活动,很受老人们的欢迎。加上社工比较熟悉每位老人的情况,给老人们前期也有不少的接触,所以开展小组活动整个过程算是比较顺利。又因为组员都是半自理和不能自理老人,所以在开展小组活动中社工始多数时间处于领导者、组织者、鼓励者、支持者、引导者的角色。中后期才逐渐尝试着让鲁大爷和王大爷这两位身体状况相对较好和头脑较清晰表达能力较强的老人担任领导者的角色。在每一节小组活动中,由于每个组员的身体状况和智力状况不一样,社工就会针对不同的人给出难易不一样的题目,让每个老人都尽量能完成游戏,从中获得成就感。院方和督导大力支持社工开展工作,为社工提供强有力的资源和专业支持;院内有良好的活动场所,保证老人活动的安全。

在小组活动中,社工经常进行欢快轻松的小组活动,热身运动及益智小游戏,使老年人身心得到放松的同时,调动老年人动手动脑的积极性。让老年人在活动中得到快乐,感受到老年生活也可以丰富多彩,并以此唤醒强化老年人满足与成就感,让老年人形成一个积极的自我评价,并有一个比较好的心态。让桑榆人生被康复益智活动点亮。

因为组员的身体情况等原因,每一次开展小组活动,必须有社工或工作人在场主持或帮助,社工或其他工作人员始终起着领导者的作用,社工写完结案报告后,将小组交给院内的其他工作人员,目前该小组仍在继续进行活动。每位组员通过参加小组活动都得到或多或少的改变,并且是好的改变。因为这样的改变,小组活动还将会进行下去,也会有新的组员加入,也会有老的组员因为身体原因退出小组。

在活动中,考虑到并不是所有老人的近亲属都在本地,未能让家属及时参与到小组进来,在后期的活动中,可以引导家属多关注老人的变化,即使不在本地,也可以通过电话及时对老人好的变化给予肯定和鼓励,有利于老人朝着更好地方向发展。(青岛福彩养老院谢文娟)


分享:
主办机构:青岛市养老服务协会 Copyright © 2012-2019 青岛市养老服务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